仪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仪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八路军特务连机枪手刘巨才子弹擦喉咙后用鸡皮止血图

发布时间:2020-03-12 18:05:28 阅读: 来源:仪表阀厂家

刘巨才

刘巨才93岁

1922年出生,1941年参军入伍,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平北军分区四十团特务连机枪手。

解放后,刘巨才一直务农,在延庆县井庄镇小胡家营村过着安静、平淡的生活,儿孙绕膝的他和其他农村老人并没什么区别。聊起那段已远去70年的战争往事,刘巨才掀开衣服,指着身上十几处伤痕,满脸自豪:和平的年代好,但打仗是为保家卫国。我们八路军是为人民服务的,光荣。

冲到最前迎面打

新京报:抗战打了许多仗,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

刘巨才:1945年4月份的南梁战斗。那时候我们团在闫家坪、朱家庄、赵家窝铺一带开荒种地。日本驻龙关的吉田中队有200多人,还有300多伪军,他们在雕鹗跟其他伪军会合后,准备突袭地蔡窑子的平北军分区司令部。

新京报:战斗当天的情况是怎样的?

刘巨才:那天上午十一点多,我们都在种地,看到外面侦察兵摇旗子,就知道敌人要来了。他们来了200多个人,主要是伪军。我们在山上,地势好,伪军打了会儿就跑了,日本人顽固,我们连冲到最前面跟日本人打。

迎面打,距离也不远,两边都扔手榴弹,烟雾太大了,没想到敌人从左边打了上来,他们的机枪手冲着我们扫射,旁边三个战友倒下来,一个枪子从我喉咙边擦了过去,血一下就冒了出来。

我们都不怕死

新京报:当时伤势怎么样,后来是怎么挺过来的?

刘巨才:枪子过去,就是一阵麻木的感觉,后来知道穿过去就没命了。部队有卫生员,山里面还有医务室,但那天流血太多了,当时想着快点止血却怎么也止不住,前线的伤亡多,物资又有限,老乡赶忙把家里的鸡杀了,把鸡皮糊在我这喉咙上,这才止住了血。担架抬着我就下山了。

我是命大的人,那场仗打完,咳了半个月的血,还拉血,当时以为自己真的就不行了,没想到挺了过来。

新京报:这场战斗最后取得了什么样的战果?

刘巨才:我们牺牲了100多个战士,敌人也死了100多人。但我们打的很坚决,鬼子怕我们,不敢出来扫荡了。不久,平北军分区就开始组织大反攻。

新京报:上战场怕不怕?战友就在身边倒下,带给你是什么感觉?

刘巨才:我心疼那些战友啊,但我们都不怕死。当时就想着日本人太坏了,对老百姓不好,杀人烧房子,什么坏事都干,我们要打跑他们。

日本人欺负咱中国人,打仗是光荣的。那时我们俘虏了伪军,给他们吃穿,也教育他们,不能当汉奸,帮日本人打中国人。很多俘虏最后回去了,也不当伪军了。

以水代酒庆胜利

新京报:还记得胜利日那天的情况吗,你们是怎么庆祝的?

刘巨才:胜利那天我们在龙关,开了庆祝大会。那时候部队不喝酒,我们就喝水庆祝。有的战士想着牺牲的兄弟们,也有哭的。平北抗日牺牲的烈士可不少啊,聂帅后来不还给咱们纪念碑题字了嘛。

新京报:现在日子过的怎么样,还有什么愿望?

刘巨才:今天的日子好过啊,吃饱穿暖,跟过去比,好日子来的不容易。2008年的时候,政府给咱们出了两万块钱,盖新房子。现在就是希望儿孙的生活越来越好。

复合彩光去斑

超声洁牙

超声波洗牙机价格

全身美白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