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仪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盘活存量东风渐劲资产证券化或将常态化

发布时间:2020-03-26 18:27:48 阅读: 来源:仪表阀厂家

董云峰

在决策层一再表态“盘活存量”之后,用于盘活存量资产的资产证券化(ABS)受到极大关注,进一步推动我国ABS常态化的呼声日渐高涨。

在7月4日由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与国际金融公司举办的资产证券化研讨会上,来自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的人士一致呼吁,经过多年的试点,推动ABS常态化的时机已经成熟。

而在此前刚刚结束的2013陆家嘴论坛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表示,要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常态化发展。支持发展信贷资产证券化,盘活信贷存量,进一步发挥其推动经济结构调整的功能作用。

“资产证券化符合中央政府关于盘活金融资源存量的政策导向。”在上述研讨会上,交易商协会秘书长时文朝称,盘活既有基础设施中有市场价值的资产,推出相应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可以促进中国城镇化进程。

常态化时机成熟

“我国的ABS规模太少了。”在研讨会上,与会者纷纷发出这样的感慨。

“无论与债市还是信贷总量相比,我国信贷资产证券化规模都太小,而近年来市场对证券化产品需求强烈。”在昨日的研讨会上,央行金融市场司副巡视员刘建红说,经过多年的试点,我国信贷资产证券化管理制度基本完善,下一步,希望与各部门积极研究,将其常规化。

浦发银行投行部副总经理贾红睿在研讨会上表示,经过之前多年的试点,目前所有参与机构都积累了一定的实战经验。关键还是要放开,继续往前走,通过市场去解决发展中的问题。“资产证券化肯定要常态化去做,而且流程上要简化。做得越多,市场了解越多,经验越丰富,交易结构就可以越精妙,做得就越好。”

工商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唐凌云说,目前中国信贷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存量仅为 270多亿元,相对于庞大的信贷资产规模来说,其规模还远远不够。而要实现常态化,首先要推进监管审批方式改革。

“目前国内共有三类证券化,但总量都不大,无论如何要保证连续。”中信证券债务市场部董事总经理黄永刚表示,由于ABS的不连续,给金融机构的系统性建设、团队培养、技术储备升级等都带来了一系列问题。

所谓资产证券化,是指将缺乏流动性但具有稳定现金流的资产,在资本市场上以发行证券的模式出售,以获取融资并最大化提高资产流动性的方式。在我国,广义ABS模式主要有三种:信贷资产证券化、券商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和资产支持票据。

我国的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始于2005年,此后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信贷资产证券化陷入停滞。2012年5月,央行与银监会宣布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重启,并鼓励更多市场机构参与。

刘建红称,截至今年6月末,我国累计发行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达896亿元,未到期的信贷资产支持证券余额仅为278亿元。

券商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同样始于2005年。今年3月,证监会正式发布《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推动券商资产证券化业务由试点转为常规。目前券商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总量为300多亿元。

资产支持票据(ABN)诞生最晚,由交易商协会在2012年8月份推出。ABN并未强制要求设立特殊目的载体(SPV),在预留创新空间的同时,亦面临关于证券化不彻底的质疑。截至2013年6月底,ABN累计发行量为97亿元。

与此相比,交易商协会提供的材料显示,截至2012年末,美国资产支持证券存量达到9.8万亿美元,占美国债券市场总量的26%,仅次于国债,超过公司债券的市场规模;欧洲的证券化市场近年来同样发展迅猛,2012年证券化产品的规模达到了2.27万亿美元。

完善立法 激发市场动力

推进资产证券化常态化的一个重要条件是有完善的、高层级的法律制度。但目前关于ABS的立法层级不高,仅为央行与银监会等部门规章。对此,刘建红建议,应当将部门规章上升为国家立法。她并称,应当加强信用评级与信息披露管理,督促中介机构提高技术水平与服务质量。

高伟绅律师事务所(伦敦)资深律师赵闽娇说,中国的证券化很难做到真实出售,在外国投资者看来,都是公司债券。“由于破产法不完善,一旦出现问题,钱能否收回来,都是问题。”

一名与会的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称,ABN自问世以来,还无法大幅铺开,最根本的局限就是法律问题。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很难完全实现破产隔离,使得投资者权益的保障存在隐患,这就约束了ABN投资者群体的扩大,加剧了流动性难题。

瑞银证券固定收益部执行董事陈嘉斌称,常态化发行的背后隐含两个含义,第一是市场有持续发行,第二市场有持续流动性,能支持常态化发行。他建议,今后的证券化产品应该尽量做到跨市场,尽可能赋予证券化产品以融资功能,以解决流动性不好的问题。

本轮信贷资产证券化重启以来,监管部门设置了风险自留条款,即要求发起机构持有不低于发行额5%的最低档次的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对此,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张铮提出了质疑:“对于风险自留,究竟自留到怎样的程度,需要作出相对有弹性的安排,否则对发起机构来讲,就没有太多动力。”

“对投资者来讲,通过风险自留,虽然风险被发起机构拿去了,但是降低了收益率,使得他们没有太多动力去进行投资。”张铮说,ABS的推进,关键是激发发起人与投资人两方面的动力。

光大银行投行业务部总经理助理李晓曦表达了类似看法。“从银行自身的动力来讲,好的资产不愿意拿出来,拿出坏的资产没有人买,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李晓曦表示,最近一段时间,因为资本和贷款额度受到限制,银行的确存在证券化的动力。一旦未来股市再融资放开,银行可以补充资本,是不是还有资产证券化的动力,就要打上一个问号。“即便银行有这种阶段性动力,现在整个监管似乎也不太顺畅,审批时间过长。”

对于ABS的常态化,中信银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孙莉持保留态度。她认为,到目前为止,国内市场仍然没有形成一个很好的风险定价体系,使得证券化产品没有一个很好的定价分层机制。同时,从今年的债市监管风波到最近的钱荒,均暴露了国内市场参与者内控机制的缺陷,当务之急是完善机构自身内控,练好内功。

贾红睿强调:“我们要汲取西方市场过度证券化的教训,不要搞不清楚基础资产,导致过高的风险,应该回到证券化的初衷,就是解决期限错配与流动性等基本问题。”

怎么区分白癜风与其他皮肤性疾病

是什么导致了男性尖锐湿疣的病发

成都如何治疗甲亢病反复